“寫字”是一種責任——專訪台灣著名書法家張炳煌

 

  友人戲稱台灣書法家張炳煌為“寫字的”,張炳煌不以為忤。“書法是中華民族文化的瑰寶,我能在台灣弘揚傳統文化,能為海峽兩岸的交流盡力,實在是榮幸之至。”他做了四十多年的“寫字的”和“寫字的”先生,還要做一輩子,因為“書法是一種責任”

發奮求索

  張炳煌在台灣可以用家喻戶曉來形容,不僅因為他是島內著名的書法家,更因他曾在電視上教了二十多年書法。當年,張炳煌負責的《中國書法》節目曾在島內僅有的三家電視台同時播出,后來在中華電視播出的《每日一字》節目更是持續播出二十年,教授了幾代人寫字,當然也影響了幾代人的“字”。人們很難想象下筆如有神的張炳煌並非英雄出少年。張炳煌上初中時,鋼筆字寫得歪歪斜斜,更別說寫毛筆字了。老師奚落他說,你看你寫的什麼鬼字?連字都寫不好,將來會有什麼出息?老師的罵激起了張炳煌學好書法的決心。他剛開始苦練寫字時,完全是為了爭一口氣,不料竟練出了興趣,后來更練出了成績。老師推薦他參加在日本舉辦的“學生書法展”,還得了獎,后來,他又在日本舉辦了大大小小10多次個展。

  關於如何練字,張炳煌曾向初學者傳授,想學習書法,練得一手好字,天賦並非最重要的因素,恆心和毅力,才是學習書法的唯一途徑。這番話其實是他自己的寫照。今年50多歲的張炳煌,仍舊每天揮毫,幾十年沒有間斷。尤其是后來,他教課、做雜志、辦展覽、辦筆會等,社會工作繁重,他仍然堅持不輟——通常清晨6點到工作室練字,一直寫到8點多,再開始一天的日程。他說,“一日不提筆自己知道,兩日不提筆同行知道,三日不提筆連外行人也能感覺出來”。

  一分汗水一分收獲。他的書法自漢魏諸碑入手,“每日一字”更是以標准漢字的楷書教授,這使張炳煌較其它書法家修習基本字體時間更長,基礎也更雄厚。加上,他博覽古今中外書法相關書籍,汲取各家精華,融會貫通后,渾然自成風格。除了辦展覽之外,張炳煌已出版的有關書法方面的書籍有二十幾本。書如其人,隨著經歷的日益豐富,張炳煌的書法風格也在變化:從端庄到寫意,從厚重到輕靈,從師古到顯我。

  用心傳承

  1981年,台灣中華電視台邀請他制作《中國書法》節目。當時,書法在台灣可用“冷”字來形容。練書法的人少,也沒有寫書法的氛圍。學過電影制作、又愛好書法的張炳煌做得非常用心。

  “照那個時候的風氣,書法很可能會越來越沒落。若有一天,隻有我一個人在寫字,連觀眾也沒有,那也太沒趣。”張炳煌就是懷著這樣一個簡單的想法,做起了書法推廣的工作。他28歲時,因為推廣書法佔據了太多精力,再加上賣掉了不少字,經濟壓力大大減輕,便索性放棄了做原來的貿易工作,以修習推廣書法為自己的事業。

  不過,年輕時這段貿易經歷,為張炳煌日后推廣書法提供了很多有用的經驗。他笑稱書法推廣也需要經營。

  他先后成立了各種學校教授書法,創辦書法團體以及籌辦國際性的書法研討會,大規模地推廣書法。他的函授學校,全盛時期曾有1.8萬名學生同期習字。現在他更把書法課室搬上網絡,讓書法愛好者直接進入“書法e時代”。他組織的書法協會,每年開兩次新春開筆大會,僅台北就有幾百人參加。為了鼓勵初學者修習,張炳煌創立了書法“分段評鑒法”。類似圍棋的進階辦法,書法協會會定期公布題目,參評者寄來的作品經專家評審定級並頒証書。書法愛好者通過定級,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進步,也就有了繼續堅持的興趣和動力。

  說起書法推廣,張炳煌認為,應該有三個方向:一是傳統方向,對中國古典文學或生活藝術有興趣的這部分人群,自然對書法萌生興趣﹔二是社區方向,主要是銀發族,把書法作為交友、健身、休閑的一種方式來修習﹔三是研究方向,這是專精的一群,他們刻苦練習,希望成為書法藝術家。張炳煌認為,這三個方向都是推動書法事業的一部分,都不能忽略不計。

  對於金錢的觀念,張炳煌和傳統藝術家也有不同。他不避諱賣字,但主張取之於字,用之於字。他寫字得來的錢,不少又成為鼓勵其他人寫字的資金——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,自費開辦的“金鵝獎”書法比賽,到后來的辦筆會、辦雜志等的投資。

  傳承創新

  傳承歷史,促動交流,也是書法事業的一部分。“台灣的書法藝術是中華文化的一部分,和大陸同根同源。”張炳煌認為,現在台灣的某些人不懂歷史,要把台灣的書法和大陸的書法割裂開來,是很愚蠢的做法。如果不講究文化的傳承,那台灣的書法豈不成了無源之水,無根之木。

  他說,他已籌備了一個“台灣書法傳承展”,將於不久在台北的孫中山紀念館展出,讓人們了解台灣書法的來源,以及它在發展過程中所受到的影響。他說,中國書法已承繼傳統二三千年,書法藝術發源於大陸,日本、韓國的書法也是從中華文化發源並逐步發展的。

  張炳煌還在淡江大學任教並參與成立了文錙藝術中心,也設立了書法研究室,這是目前台灣大學裡唯一一個研究書法的正式機構。他曾經是第一個台灣到大陸作書法交流和訪問的書法家,現在仍然在做兩岸書法界的交流和合作。對於書法的延續,他還有更大的目標,“書法如果不走向海外,使書法現代化,書法的空間隻會越來越窄”。1993年,他帶領各國的書法團體到北京故宮博物院,舉辦了亞洲國際書法展,並在北京成立了國際書法聯盟。如今,國際書法聯盟已經成立十多年了,參加的會員每年在各地輪流舉辦書法展。

  由於傳統的書法藝術書寫的都是古人的詩詞文句,因此書法的最大缺點是,不懂漢字的人就不能透徹地欣賞書法。張炳煌正在努力,希望可以從書法中的線條形象、墨色的變化上去發揮,讓那些看不懂中國字的外國人也可以欣賞到書法藝術的美。隻有將書法發展到全世界能一同欣賞的地步,書法才有可能創造出新的格局。(人民網台北46日電)

來源:人民網

(責任編輯:徐冬梅)

張炳煌主席為嘛年創作

2014年01月17日

第22届国际书法联盟书法展在辽宁省美术馆开幕

上一篇

下一篇

“寫字”是一種責任—專訪台灣著名書法家張炳煌

添加时间:

0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